极速PK10_点击东莞新闻_触摸东莞生活_东莞新闻极速PK10网!

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

logo

去日本留学好不好清殇?夜未央

时间:2016-06-09 12:44 来源:http://nylonhd.com 作者:极速PK10
摘要:(一)命中的西府海棠 她叫敏儿。郭络罗氏。有名的福晋。 她之所以有名不是因为她是孝庄皇太后最喜欢的格格。 也不是因为她是安亲王岳乐的外孙女。 更不是因为圣祖爷康熙最宠爱的宜妃娘娘是她的本家姑母。 只是因为那个男人。 他叫爱新觉罗、胤翼。(注音同

(一)命中的西府海棠


她叫敏儿。郭络罗氏。有名的福晋。


她之所以有名不是因为她是孝庄皇太后最喜欢的格格。


也不是因为她是安亲王岳乐的外孙女。


更不是因为圣祖爷康熙最宠爱的宜妃娘娘是她的本家姑母。


只是因为那个男人。


他叫爱新觉罗、胤翼。(注音同)康熙的个儿子。


他很爱她的母亲。良贵人、那个太子口中的辛者库奴婢。


所以、他拼命的让自己更出色。他要给母亲博得更多的恩宠。


她喜欢大红的颜色。就像她喜欢的西府海棠。


遇见他的时候,是在康熙爷的家宴上。她穿着一袭梅红色的旗装。他则是一身月牙白的常服。如果不是腰间的明黄带子,她简直以为他是不染风尘的神仙。


一见倾心。


于是、她向孝庄皇太后求了个恩典---要作他的福晋。


以她的身份、一定会被指婚给更好的阿哥的。譬如她表哥,宜妃的儿子。


她毅然选择了他。


大婚。


洞房花烛夜。


她穿着喜袍登待她的夫君。


喜帕被挑起来的时候,她看到的是一双迷醉的眼。他喝醉了。


他紧紧的抱着她,嘴里呢喃着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。


乌雅呐喇、熙臻。


她终于成了他的嫡福晋,她的洞房花烛夜。她的夫君。心里住的却是另外一个女子。


泪、毫无预兆的汹涌而出。


我、只会为你哭这一次。只有我才会是你的妻。也只有我、才可以帮你得到你想要的、包括那张龙椅。


她在心里默念着。


吹熄了犹自垂泪的龙凤烛。


天明。


寂寞梧桐锁清秋


落叶。


她穿着大红的对襟绣袍。前襟是展翅欲飞的凤凰。


都说凤凰非梧桐不栖。可是、她的夫君,却不想作她的那棵树。


至少、现在不想。


乌雅呐喇、熙臻。究竟是怎样的女子。


已经两个月了。


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


没有郎情妾意、举案齐眉。没有新婚燕尔、佳期似梦。更没有他。


她永远不会忘记那天他的眼神。那怨恨的神情就那么毫不遮掩的告诉她---他、不爱她。


甚至、有一些恨。


可是、她是爱他的阿。用心狠狠的爱着。


无怨无悔。


她的手抚上了平滑的小腹。


太医说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。


他、要作阿玛了。


胭脂、告诉膳房多加几个菜。另外,跟爷回话先别去书房了,我有事告诉他。她要和他庆祝下。


当满桌菜凉透了的时候,他回来了。


他、不开心。


所以当他看到一袭暗红色旗装的她、更加恼怒。


今天、他看到他最最深爱的女子牵着别的男人的手。


那个男人不是别人、是他的哥。


爱新觉罗、胤稹。


他已经没有资格和哥争了,不是么。


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分离。


他已经有福晋了啊。


所以、当他的福晋来给他脱去斗篷的时


候,他一把推开了她。


当她身体重重落在地上的时候,她仍然不相信那是真的。


她就那么静静维持着跌倒的姿势。


静静的看着他从愕然恢复到漠然。


静静的看着他转身离开。


这就是他倾心相付的如意郎君啊。


直到、剧痛传来。


身体某一部分正有温暖的液体迅速脱离她的身体。


她惊恐的看着殷红的血在地上开出一朵朵艳丽的玫瑰。


不她的声音因为疼痛有一丝暗哑。


当他冲了过来。


当他把她搂在怀里。


当他怒吼传太医!


她绽放出一个凄美的笑容。


我们的孩子没了


意识、渐渐消失。


素白的水泽木兰


参汤、补药。


一碗碗的端进来。她固执的一碗碗倒掉。


他明白那个尚未成形的胎儿是她心底永远的痛,而他、是凶手。


他、杀了自己的孩子。


他要怎么告诉她---那次小产永远的剥夺了她作为一个母亲的权利。


还恨她么?


不、他恨。恨他自己。


纵她不是他的最爱、他也不该如此伤害一个如此深爱自己的女人。


她躺在塌上,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。


他开始对她好了。体贴的、温柔的、细致的。


可是、她不开心。她知道,他、只是在赎罪。


扯平了。


她用一个孩子偿还了她害他痛失挚爱的恨。


没有恨了,可是爱呢?


没有人能告诉她答案。


她终于见到了那个女子。素雅的犹如一朵水泽木兰。


乌雅呐喇、熙臻。惠妃娘娘的侄女,大阿哥的表妹。


因为胤翼的生母身份低微,所以,他一出生就被送到慧妃娘娘那里抚养。


所以,慧妃娘娘的寿宴上,她一次见到了她---熙臻。


她依然是一袭大红色的旗装、披着雪白的狐裘披风。


只有嫡妻才可以着身的明媚的红。


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子。不是满家女子常穿的旗装,而是一身汉白玉的罗裙,宛若寻常的


汉家女子。


听说、那是康熙爷特许的,可以穿她喜欢的衣服。


那是怎样一个自信的女子阿,不施粉黛的肌肤吹弹可破。


珠翠围绕,环佩叮咚的皇家女子,在那个只在鬓边簪了两朵水仙的女子面前失去了所有颜色。


那是一个连女子都会动心的女子。


一个红似火、一个白如冰。


她们是那么的不同,战舰少女建造时间。


她终于明白---她永远不会得到他的爱了。


她失魂落魄的捱到了宴会的尾声。


泪水滑落。


一方素帕递了过来,帕子的一角绣着如藤如蔓的兰花。


是她---乌雅呐喇、熙臻。


水泽木兰。


繁花落尽春宵暖


浅粉的芙蓉帐。


她望着帐子上的流苏发呆。


明天就是弘旺的生日了,张氏的儿子。那个在她之前就赏给他的通房丫头的儿子。


还有那个毛氏所出的小格格也益发的水灵了。


她的手习惯性的抚上依旧没有任何起伏的小腹。


这些年她就像他手心里的一滴泪,那么如珠如宝的疼着、宠着。


她明白,那只是赎罪。


从来、与爱无关。


吩咐了胭脂拿来了精心挑选的玉佩,还是提前送出去吧。


明天、她这个主母还是会毫无例外的缺席。


那么温馨的母慈子孝
责任编辑:nylonhd.com

相关阅读